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文章

家乡的藏历年

[日期:2012-03-12] 来源:  作者: [我要投稿] [字体: ]

家乡的藏历年

  “小孩盼年,年年过年”,我8岁那年的藏历年,是最使我难忘的。
  藏历二十八那天早晨,我还在梦境中,突然被一阵笑声惊醒,揉了揉眼睛,慢慢看清了妈妈那一身打扮:头戴小花帽,腰上围着一个长围裙,手里拿着把扫帚。哦!今天是清扫家室的日子,我马上起来帮忙。各处都扫得干干净净,惟独厨房特殊。由于长期烧饭,屋顶和墙壁都盖了一层黑垢。我们在那上面用糌粑涂上数不清的点儿,画一些吉祥图,再进厨房就觉得别有风趣了。

 

  二十九是神秘快乐的一天。白天,街上一群群小孩儿高喊:“喝了二十九的粥,死也愿意,病也愿意。”大人们则忙着在街上买食品和鞭炮。
  夕阳西下,街上渐渐暗下来,玩耍的小孩儿也都慢慢尽兴而归。回到家中,家里人已经在准备做粥。这天的粥很特别,要在里面放九个面团:一个圆圆的太阳,一个弯弯的月亮(都表示吉祥),一个各处凸起的(表示跟谁也合不来),一个两端凸起的(表示专在其他人之间捣鬼),一个里面装盐的(表示懒惰),一个装辣椒的(表示嘴厉害),一个装木炭的(表示心狠),一个装羊毛的(表示善良)等。做完这些,奶奶在灶前一阵忙活,终于把粥端上来,一家人都已经坐好。这时,我像往常一样用手捂住奶奶的眼睛。奶奶小心地用左手拿碗,右手拿勺开始盛粥,摆到每个家人面前。轮到我时,我看见勺子里有象征意义不好的面团,就调皮地让奶奶倒掉另盛。她又盛两个面团,我打开一个一看,里面竟是辣椒。妈妈笑得很开心:“怪不得你跟姐姐吵架,她总是吵不过你”我回想一下,还真准:老实说,我这张嘴确实厉害。我乖乖地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以后再也不跟姐姐吵嘴了。”大家都笑了。
  11点的钟敲响--要“除罪”了,早已做好的面女妖和瓦块放在门槛处,我像家里人一样把最后剩下的九滴粥滴到女妖身上;奶奶把一块块和好了的糌粑分给我们每个人,我们各自从自己衣角上抽下一根丝贴在上面,还要把5个手指也印在上面,然后捏在右手中念道:“一年365天,你把我的‘罪'都带走吧!”念完后,把那块糌粑扔到瓦块里。
 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,到了“赶妖魔”的时候,爸爸点起火把,在每间房子里转悠并大声叫:“出来!出来!”这时,除了奶奶以外,我们女的都要跑到街上,让爸爸拿火把在后面追赶我们。天空像是出现了火红的霞光,镇上一片叫喊声、鞭炮的噼啪声,好热闹!姐姐把那瓦块和女妖-起摔碎在街上,回家时谁也不能回头看,据说只要回头,那些“妖魔”又会“跟回来”。我那时虽不知是真还是假,也跟着做,只觉得很好玩儿。爷爷、奶奶已经在门口等我们,他们用糌粑在我们肩上点了点,这就表明自己已经是一个无罪的人,不点这糌粑就说明还没有把自己的罪除去。
  到了初二,就得隆重设宴请客,每天都热闹非凡,直到藏历十五才告结束

  第二天,也就是三十,主要工作是做麻花,特别是要做那种叫“驴耳”的麻花,做得要像驴耳那样又长又大,非常好玩儿。在太阳快要下山时,要把供品在里屋的柜台上摆好,包括“驴耳”、苹果,酥油、盐,还有上过色的很漂亮的羊头等。
  我们没有通宵熬夜的习惯,但睡到5点,要起来喝一种用青梨酒、人参果、米、奶渣等熬制的藏语叫“关颠”的粥,每个人都要喝。然后姐姐去河边打水给水仙上供--就是把一些供品放到河边,回来时打一些水,要先盛一杯水作为祭品,摆在柜上,打水也有讲究,据说水仙只把福气给那最早打水的人家。打水赛早的活动,标志着藏历年的初一正式到来,我们都穿着藏袍去寺庙拜佛。奶奶手里拿着银制供灯,拜佛时要祈祷全家一年幸福快乐。其后在家里举行-些贺年仪式,每人要喝一大碗陈年酒,喝酒时要互祝“扎西德勒”(表示吉祥)。我们小孩子喝完后几乎醉了。
  待到太阳上山时,要吃一顿丰盛的早餐:鲜牛肉、干牛肉、羊头等。饭后全家在院子里踢毽子。初一这天,不能到别人家去,否则,就整年都得求人。    

  回想在家乡度过藏历年的时光,犹如一篇篇神话故事,一直装饰着我彩色的童年,犹如--颗颗璀璨的珍珠,点缀着我童年的梦。

更多
投稿 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 | 阅读:
相关文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顶部↑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网站搜索
搜索:
标题内容作者  
赞助商